不要打開我的衣櫃

不要打開我的衣櫃。”新學期伊始,阿良指著自己沒有上鎖的衣櫃對剛剛返回寢室的我們說。

我忙著收拾新從家裏帶來的行李,聽見他怪怪地來了那麽一句,便問他:“你小子怎麽啦?”他搖了搖頭,只是重復道:“記住,千萬不要打開我的衣櫃。”

我上鋪的小三不屑地哼了一聲:“鄉巴佬,誰稀罕……”對床的強子也附和了一句:“也就你把你那些破爛當寶貝,你有什麽,我們還不知道?”

“就是!”小三繼續鋪著床,“你不就那幾件農民下地幹活的破衣服嗎?有什麽了不起……”

阿良一言不發,沈著臉不說話,可那兩位大哥還沒完沒了的數落著,我聽不下去了:“行了!阿良不就是說了一句嗎?哪招你們倆那麽多話?差不多就行了!”我剛說完,阿良板著臉出去了。

“小成,咱寢室也就你替他說話,他什麽時候領過你的情?”小三把枕頭一摔:“你別瞧這小子平時不吭聲,心眼黑著呢,你沒記得上學期咱們的東西可沒少丟,咱寢就他最窮,老泡在宿舍裏,不是他是誰?”

“沒錯!”強子接著說:“我都丟倆手機了!這回嚇得我不敢買了,日防、夜防、家賊難防!小成,你不還丟?F五百塊錢嗎?”

我心裏一涼,可不,上學期和女朋友出去吃飯吃得狠了,到了期末還有一個月手頭就剩五百塊,本以爲勒緊褲腰帶過一個月,誰知把錢放桌上出去上趟廁所的功夫就沒了,結果只好死乞白賴管家裏要錢,收著一千塊的匯款才活過來。

“五百塊錢,可是阿良一個學期的生活費呢!”小三輕蔑地說。

我有點不知所措,想起平時阿良憨厚的臉,還是不能相信他能做出這種事情:“不會吧!我看他不像這樣的人……”

“媽的!小偷臉上能刻字嗎?一想起他偷我東西我心裏就TMD不痛快!”強子狠狠地把被子甩在床上。

小三說:“他還讓咱們別碰他的櫃子,我看就是有問題!”

“行了,都一個寢室住著,低頭不見擡頭見的,今後大夥小心點就行了。”我歎了口氣。

我知道,阿良家在農村,他家有三個孩子,他有兩個姐姐,爹媽身體都不太好,家裏困難得很,但家裏人都支援他上大學,他很自立,寒假暑假都打工賺錢供自己念書和生活費,在學校一個月的生活費就一百多塊錢,在食堂裏總能看見他買四兩飯,再在上面澆上食堂免費供應的菜湯,這讓幾乎每天都出沒於飯館的我驚訝了好一陣子,看他那樣我心裏挺不是滋味,以後再下了館子就破天荒地把剩菜打包帶回寢室給阿良,但他從來不要,這讓我更服了。所以,這樣一個人,怎麽能是小偷呢?

但是這個寢室的東西確實又常常丟,我和小三、強子家裏都富裕的很,真是難免讓人不想到……越想心越煩,我索性走出寢室在走廊裏遛躂,迎面正碰上阿良。“我出去走走啊。”我跟他打個招呼說。但他好像沒看見我似的,直直走過去了。

這學期開學,怎麽覺得阿良怪怪的,和以前不一樣了呢?阿良以前沒這麽冷啊。得了,煩心事別去想了。

在學校裏轉了一圈,覺得沒那麽憋悶了,手一摸兜:手機呢?空空的感覺讓我心裏一冷:哦,出來時候忘在床上了。想起寢室裏常常丟東西,我趕緊跑回宿舍。

床上整潔得很,什麽都沒有。但我記得清清楚楚我把手機放床上了,寢室裏只有我上鋪整理東西的小三和躺在對面睡覺聽著音樂的強子,我叫他們倆,我說我手機不見了。

“啊?你手機也丟了?”強子反應相當激烈:“這鬼地方是TMD怎麽了!”

“我……我剛才看見阿良進來過,一會又出去了。”小三說。

“我靠!又是他!”強子使勁一拍桌子,“這小子賊癮又犯了!這回跟他沒完!”

正好此刻,阿良?q門外進來了。

“你終於回來了啊!”強子喊著:“小成手機丟了!在宿舍裏丟的!你看見了嗎?”

阿良冷冷地說了一句:“我沒注意。”

“那可就怪了!剛才小成就出去了一會,我睡覺,小三收拾著東西,你進來過,是吧?”

“我是進來了一會,但我沒注意。”

“那可巧了!”強子下了床,拿著鑰匙“啪啦”一聲把自己衣櫃的鎖給打開了:“大夥看看!我這裏面可沒有!咱們三個人把衣櫃都打開看看!阿良你不讓我們動你的櫃子,你自己開!”

阿良動也不動,面無表情地說:“不行。”

小三從鋪上下來:“不開就不開,反正你又出去了,放在外面也說不定,咱們就別打開了。”最後這句話他是對這強子說的。

“行了!”我打斷他們:“也好像是我記錯了,可能不是在咱屋裏丟的,不就是個手機嗎?算了算了!”

“咱寢室裏就是有個賊!誰心虛誰就是那個賊!”強子扔下這句話,氣乎乎地走出去了。

這叫什麽事!我心裏也憋屈起來,又走出了宿舍。

我在公用電話給女朋友打電話叫她出來,她挺高興地說:“才剛搬寢就想我了?這麽急叫我出來啊?”

我有點不耐煩:“是,你快出來吧!”

?p紅和我並坐在石凳上,她看著我陰沈的臉色:“怎麽啦?好像丟了手機似的?”

“你怎麽知道我手機丟了?”

“啊?還真丟了?”小紅笑著躺在我肩膀上:“我瞎猜的。怪不得你那麽心煩。”

“我手機是丟了,但我鬧心不是因爲這個。”我把來龍去脈跟小紅說了,她眨眨眼睛:“能不能真的在阿良的衣櫃裏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我說:“就算真的在他衣櫃裏,我也不會打開看。”

晚上,我回到寢室,看到強子躺在被窩裏,他的MP3打得聲音大到屋子裏都聽得見,阿良靜靜地坐在床邊,臉上沒有一點表情。我往上鋪一看,小三還沒回來。

我問阿良:“這麽晚了,小三上哪去了?”阿良只是搖頭,一句話也不說。

我拿掉強子的耳機,“小三去哪里了?”他一臉奇怪地問我:“他還沒回來嗎?”我搖頭。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我回來有一會了,回來一看見那傢夥坐在那裏就心煩,所以躺在床上聽MP3.”

我心裏納悶:小三去哪了呢?我走過牆角那一排衣櫃時,看見我的手機掉在阿良衣櫃下面。“嗨!我找著了!”我手舉著手機給阿良看:“找著了啊!”阿良卻好像沒看見一樣,沒有任何反應,我給強子看,他愣了一下,然後又鄙夷地看了阿良一眼:“肯定是那賊心虛了,又把贓物吐出來了。”說完又忿忿地躺下。

手機找著了,可氣氛還是沒有好轉,我心還是有點煩,但是奇怪的是,小三一夜都沒有回來。

早上起來的時候,阿良又對我和強子說:“千萬不要打開我的衣櫃。”強子哼了一聲,我點點頭去上課了。

今天上課小三也沒有來。這小子幹什麽去了呢?

上完了課我又和小紅出去逛了一下午,晚上才回到寢室,一進屋,又看見阿良像昨天一樣坐在床上,小三沒回來,強子也沒回來。“他們倆上那去了?”阿良不說話,只是搖頭。

真是怪了!怎麽什麽都不說就跑出去了!

半夜我起來上廁所,看見阿良還是一動不動地坐在床上!我嚇了一跳,匆匆地上了廁所就回了床,看他那副樣子也不敢多問,整個寢室只有我緊張的喘息聲。

第二天,小三和強子也沒來上課!

有點不對勁了!

我和小紅一起去導員辦公室想問問那兩個人有沒有請假,卻看見導員正在安慰一對流淚的夫婦。那對夫婦年紀看起來挺大,有種飽經風霜的滄桑,而穿著打扮也有點像農村來的。我覺得不對勁,進了辦公室,聽見導員正勸著:“發生了這種事情,我們也感到很傷心,但還請二位節哀順變,劉良同學半年的學雜費我們會退還給您二位……”

那母親已經泣不成聲:“我家阿良爲了湊足生活費就去城裏的工地幹活,離開學還有一個禮拜還去搬磚……然後水泥塊……就砸在他腦袋上……當場就死了……腦袋都砸碎了啊……”

什麽!一個禮拜前當場死亡?!可是兩天前還……我傻了,呆愣在那裏。

小紅顫抖地拿起一張放在旁邊的報紙,已經說不出話來的她指著上面的一則消息:“昨日某某大學邊運河中發現兩具無頭男屍,經查驗系該大學在校學生,死者頭顱還未找到……本案正在審理中……”

昨天?兩具屍體?小三和強子?

耳邊響起阿良的話語:“不要打開我的衣櫃!”

我像想起了什麽似的,著了魔一般跑出了辦公室,飛一樣回了寢室,寢室正好空無一人。

阿良的衣櫃,沒有上鎖。難道……

我顫抖著伸向衣櫃門把手……

耳邊響起阿良日夜叮囑的話:不要打開我的衣櫃……

我的手,已經不聽我的指揮了,自動向衣櫃伸去……

我停不下來!我就是要打開門!

衣櫃……門被我緩緩拉開了……

裏面赫然兩顆人頭!是小三和強子!

人頭,沒有血,他們兩個人張開雙眼,向我微笑著,翕動著的嘴唇仿佛在低語:來吧,你也來吧……

“爲什麽不聽我的話!”是阿良的聲音!

我轉過身,發現阿良站在我身後,臉上沒有一絲表情!

“我告訴過你,不要打開我的衣櫃,爲什麽不聽我的話……”

“難道他們兩個……”

阿良冷冷地說:“不錯,他們是因爲打開了衣櫃才會這樣……小三是因爲想把手機放進我的櫃子裏來嫁禍給我,而強子是想找到我偷東西的罪證……”

“手機?小三?難道他就是賊?”我感到冷汗直冒。

“一直以來都是他偷的,不管多有錢也無法滿足他的金錢欲望……是他自己找的……而強子太愚蠢,只會聽人的一面之詞……”

“可惜,你不肯聽話……我說過不要打開我的衣櫃的……”

“阿良――”未等我說完話,他冰冷的手已經扼住的我的脖子,愈來愈緊……

意識開始恍惚了,朦朧間,仿佛聽見阿良說:你是好人,你應該好好活下去……

活……下去?

再次醒來是在醫院裏,小紅眼睛紅紅地望著我:“你終於醒了!你拼命地跑出去,我怕你出事,就把事情告訴了導員,我們到寢室的時候,你已經暈倒在衣櫃門前……”

“那麽,你們看見小三和強子的人頭了吧!”我緊張地問。

“沒有啊!”小紅說,“阿良的衣櫃裏什麽都沒有,那兩具無名男屍的頭還沒有找到。”

沒有找到?難道阿良帶走了?

陽光從醫院的窗戶泄了進來,潔白的床單泛著柔和的光,我要……好好地……活下去……

“今天你終於回到學校了?”小紅興高采烈地說:“我們好好吃一頓慶賀一下吧!去哪個飯店?”

“不,”我抓著她的手:“我們去食堂吃吧。不僅今天,以後也都在食堂吃飯了吧。”
創作者介紹

ars10777_wretch

ars107778069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